《民族文学》藏文版创刊十周年了。这十年我从这个刊物上读到了无数篇用藏文书写的动人故事,壮丽的诗句,美妙的文章,这些翰墨永不为时光所磨灭。

  我父亲说,我3岁那年开始学藏文,我现在只记得我学的第一个藏文字母发音“嘎”。断断续续学了一辈子,现在到了古稀之年,藏文算是初懂。

  在世界的文字之林中,哪种文字最美?对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。每个民族的文字都是祖先传下的无价之宝,在能者手中会创造出奇迹来。

  人类先有语言,后有了文字,人之所以异于禽兽,这是一个根本区别。人群又划分为不同的民族,同一个民族住在共同的地域,说着相同的语言,因此,共同的语言是一个民族的本质特征,语言升华为文字是文明发展的重要标志,文字记录的智慧记忆是自由创造的文化精神。藏文的起源历来都是国内外学者广泛讨论的热点,有说一千四百年前参照印度梵文改制而成,也说三千年前古代象雄的大小玛文演变过来的,史学家的论著各有千秋。一个不容置辩的事实,藏族在公元七世纪初就有了科学的拼音文字。语音响亮悦耳、优美动听;词汇生动丰富、言简意赅;语法结构严密、辩义清晰。有了发达的语言,科学的文字,创造出体现价值追求、精神气质的藏族文化。

  语言作为民族的重要特征,在民族的形成和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,文字作为民族长期繁衍繁荣的重要工具,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明。藏文对创造、继承、发展藏族传统文化,担当起继承振兴,生机活力的强劲作用。藏文又是藏族文化的重要内容、主要工具,为丰富发展藏族文化作出了不朽功绩。藏族文化是以本土文化为源泉和根基,以佛教文化为渊源和主线,吸收借鉴汉族和其它一些民族的优秀文化,逐步完善形成并发展起来的博大精深的雪域文化,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。

  在藏文典籍中“文化”一词意为学科,学问,经过学习可以获得知识的科目。内容包括工艺学、医学、声律学、正理学、佛学“大五科”和修辞学、辞藻学、韵律学、戏剧学、星象学“小五科”,这与无论西方和东方对文化下的定义有所不同。但是藏族文化并不局限于“大小十明”,藏民族的生活习俗、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、宗教信仰、文学艺术,以及内在的自身心智和外在的生存状态都是文化特征。

  在每期《民族文学》藏文版的卷首语中,读到不同民族的名家美文。语言的美,是人类美好心灵的表露,语言能直接反映一个人的灵魂,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或许也需要从学生需求和成长角度,!勾画一个人的肖像。一个民族的语言是反映这一民族的另一面镜子,藏族是中化民族中高度文明的民族之一。心地善良,待人忠厚,勤劳朴实,聪明智慧,这些内在的纯洁、明净、沉稳的心灵也表露在优雅、亲切、洒脱的语言中。语言是思想、思维的外化,藏族思考一个问题,先关注历史背景,再借助个人经验,还倾听不同意见,就像佛场上的辩经。不像西方人思考问题先逻辑推理,再抽象论证,不能容忍反驳意见。经受了长达三千年实践的冲击、考验和改革的藏文,是以综合的思维模式为基础,不仅语言、文字是科学的、成熟的、优秀的,而且,无论写作、翻译、创作能尽善尽美地表述藏语的优美、尊严、情感和哲理。

  藏族文学作品中运用的格言是藏族知识阶层,学者高僧创造的一种抽象、哲理的文字表现形式。藏族格言既不是激情妙语的长篇散文,也不是枯燥说教的刻板偈语,藏族格言用以哲理为内容的短小生动的谐体式的语句,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坛有着广泛的影响。最为著名的《萨迦格言》,以卓绝的文字造诣,情景交融、寓言深刻地就智与愚、美与丑、真与假等十六种行为观感融汇于格言中进行分辨。从那时起在藏族学者中写作格言蔚然成风,先后出版了《格丹格言》《水树格言》《宝论格言》等近二十部格言专著。

  藏族谚语是藏族语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从民间收集,用文字整理的藏族谚语近200本。智者雄厚犀利的思辨方法,民间豁达开朗的幽默坦率,才喷吐出富于联想的想象力和充满哲理的言语艺术。这些谚语的共同特点是形象生动,含义深刻,语言简洁,幽默诙谐。是藏民族生产生活实践的经验之谈,是思维逻辑哲理的推理之述,是思想文化艺术的精华之语。有时用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清楚的,短短两句话,就唤起了人们的联想,蕴涵着无穷无尽的意义。

  在《民族文学》藏文版母语佳作栏目中,介绍了很多优秀的民歌题材的作品。藏族民歌是藏族语言、文字放射着绚丽光彩的又一景。在大小村庄整修的工地上,辽阔碧绿草原的牧场上,麦浪翻滚的农耕田野里,处处能听到高亢、清亮、天籁般的歌声。能歌善舞的藏民族创造了浩如烟海的民间歌谣,有叙述天地山川起源的古歌,倾诉痛苦悲伤情景的悲歌,赞颂幸福美好生活的赞歌,男女之间谈情说爱的情歌,抗击外来敌人的战歌,还有反映劳动生产的劳动歌,颂扬民族团结友谊的团结歌。民歌的创造者是聪慧勤奋的人民,民歌带有泥土的气息,水草的芬芳,劳动的智慧。听到民歌,就在脑海里显现出,山谷平川的美好图画,美丽姑娘的容颜笑貌,人民群众美好未来的梦景。藏民族用的是一门语言艺术,生动的比喻,鲜明的形象,铿锵的韵体,深刻的思想,呈现出语言的姹紫嫣红、雪域气息。藏民族用优美的语言,道出了心声,表达了意志,渲染了情感,藏文、藏语是中华民族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。

  藏文化发祥地山南图为昌珠寺院墙上的石刻 图片来源:中国西藏网

  “由文字记录个人所感所思,远胜过口头表达”这便是我个人阅读后的感言。今天我们的藏学家、文学家们,学富五车、满腹经纶,写作广征博引、讲课妙语连珠。这一切抚今追昔,感恩在藏文诞生、www.0075.com!成长、成熟的历史长河中,不知名利、心甘情愿,一代又一代传递藏文接力棒的先驱们。他们要么家学溯源、幼承庭训,要么泛览百家、博通经史,还有聪明的天赋、勤奋的努力。我个人阅读先辈们文采飞扬、含义深刻的著作时,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是因为古人情感烟云中智慧散落的文字叩击而发出的,每个文字都是骨髓里的深情,激动的心情巴不得跪下来感恩、拜谢。我是多么希望我们今天的藏学家、文学家们,像先辈们那样,学风严谨,一丝不苟,争分夺秒,锲而不舍。做学问不写废话,不说谎话,不吹大话,更不东抄西抄,拾人牙慧,不懂装懂,沽名钓誉。开发自己的聪明才智,就像磨刀一样,磨过一次,重回锋利,如虎添翼;常磨常新,奇思妙想,纷至沓来。

  语言作为工具,正如骏马对于骑士的重要,最好的骏马适合最好的骑士,最好的语言适合最好的文化。一种语言之所以被称为“母语”,是因为祖辈们永恒不变的习惯。学起来仍然不懂的文字不是好文字,最好的文字是能记录世界上最好的语言,有时也像野马般难以驾驭。藏文能消化各种外来的新创造,因为它拥有一个科学的拼写文字的海洋。国外的藏学家研究藏学往往从学习藏语,藏文开始的,他们震惊于藏文的再生活力和奇特魅力,就像藏区壮丽的自然景色被迷醉,他们无限钟情赖以思维的藏文和藏文化。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,藏文将会越来越被世人所珍惜和喜爱,说话是人类唯一的交流沟通方式,只要说得流利就不会忘记。书籍是人类文明的阶梯,常说藏文图书,能陶冶你的情感和气质。写作是历史的记录,文化的传播,时代的描述,一个热爱民族,崇敬祖先的人用情感和热血书写自己的灵魂。文字越写越美,文章越写越好,只要语言文字承前启后,民族文化就长盛不衰。

  丹增,男,藏族,1946年12月出生,西藏比如人。复旦大学新闻系新闻专业毕业。现任中国文联副主席。中国作协原副主席。在2005、2006年接连被评为中国文化产业人物,并荣获2007年中国创意产业杰出贡献奖。曾任西藏自治区委副书记、云南省委副书记,是中央候补委员、中央委员。

  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